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17)
    看着下方失控的场面,林池的心都凉了一半。
    棺材里的人慢悠悠地睁开眼,简直就像沉睡了万载醒来的神明。
    琉璃般的眼眸慵懒,但又潜藏着一丝暴戾的猩红。
    他漠然地起身,走出棺材,衣上绣满了玄奥繁复的帝国纹章。
    金色的绣线甫一出现在星门璀璨的光芒下,立刻就溢开了绚烂的华光。
    即使已经距离星门脱离开一小段距离的林池,也忍不住心悸地骂了一句靠。
    正在密切关注着监控录像的联盟要塞指挥官则差点当场心脏停跳,下一秒他就打开全部公告惊叫出声:所有人,即刻撤离!!!
    声嘶力竭。
    但还是太迟了。
    在他打开救生舱,准备逃离星门的瞬间,一股浅淡冷冽的包含着令人恐惧的血腥味的Alpha信息素就碾压了过来。
    咣当。
    指挥官根本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
    所有在场的Alpha,哪怕受过再多的训练,也完全无法抵抗那个人失控的逸散信息素。
    触目惊心!
    白金色的长发随着微风飘荡,整片陷入死寂的星门要塞只剩下了警报在响,终于从封禁状态复苏的墨兰斯抬眸,冷冷地扫过刺耳回荡的发声器,立刻就有Alpha不受控制地过去炸掉了那个玩意。
    脱离引力场倒计时十秒。
    林池稍微松了一口气。
    他打开机甲的发声,对墨兰斯道:对不起,有一件事我骗了你。
    墨兰斯仰着头,定定地望着林池那架他无比熟悉的私人机甲,美丽的瞳仁里写满了纯粹的两个字我的。
    倒计时五秒。
    林池:其实我也是Alpha,纯的。
    顿了顿:我们不能在一起。
    又顿了顿:其实我知道你也不想跟Alpha在一起的是我的错。但看在我这么多年对你这么好的份上,你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语气诚恳且卑微。
    但墨兰斯对此只有一个反应。
    他平静地朝逃离的机甲伸出手。
    修长无暇的指尖宛如要触碰天空中最冰冷美丽的星辰,长到有些像野兽的雪白指甲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嫣红冷漠的唇角愉悦地扬起。
    周身弥漫着刺骨的寒意。
    令人毛骨悚然的语气。
    骤然凭空一握
    我抓到你了。
    第23章 破布娃娃【万字更】
    机甲脱离倒计时结束。
    星门引力场彻底失去了对天空中唯一悬空的那架机甲的约束, 林池能感觉到更强的拖拽感。
    他即将逃离此地。
    但是
    【警告,机甲禁止脱离引力场;警告】
    林池有点难以置信地盯着四维视界里代表墨兰斯的那一片图景。
    下方朝他伸出手的墨兰斯嘴角啜着凉薄的笑意。
    四维机甲控制图景强制弹出;附加机甲加速度削减;机甲防护等级能源输出提升
    一片嘈杂的警告。
    最后在林池的视界里只剩下了最真实还原的三维图景。
    目标锁定。
    弹出了机甲导向目标的全景图。
    墨兰斯。
    漆黑的绣金长袍拽地,白金色的长发飘扬, 看不出任何感情的冰蓝眼眸暗沉, 肤色苍白如鬼。
    林池的视线仅仅凝滞了一秒, 就起身用最快的速度按下了机甲的强行切换手动控制键。
    然而, 停留在他操作台上的机甲智能成像只是闪烁了一次, 就重新恢复了正常。
    紫罗兰水晶瞳仁的银发女皇设定的机甲智能睁开了眼睛。
    它跟墨兰斯有神似之处的五官露出了微妙的仿真表情, 隐约带了一丝歉意。
    很抱歉,林阁下, 这是我的使命。
    林池的手紧握着强制弹出的手动操纵装置,深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烁着难以置信。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女皇苦恼地回答到:林阁下, 我的核心里写进的控制权限从一开始就设定为以墨兰斯陛下为第一位。
    顿了顿:他的权柄高于一切。
    在某一瞬间, 林池感觉自己寂静的耳边都响起了无法被抹消的静噪音。
    但这件事其实从一开始就有了微末的先兆。
    最明显的一次体现就是在林池以第一指挥官身份参与的最后一场战役上,他被强制弹出了战场, 背叛了他所有约定好同生共死的战友。
    冰冷的黑暗战场,永恒的寂灭星辰,化为长久守护在帝国民众身前的英灵。
    本来林池将会背负着秘密死去, 然而敬途星最终战役的强制弹出却粉碎了他的计划。
    他被迫踏上被前任帝国皇帝傲慢审判的刑台, 却又在即将临刑前得到装O自救的帮助, 紧接着干脆被弄死了前任皇帝的墨兰斯护在了身后。
    大概从一开始被强制弹出生还率不足百分之一的战场, 就是墨兰斯的手笔。
    这台机甲本身是先皇后馈赠给林池表示赞赏的象征。
    那时的林池还没有从军校毕业, 在实习期被分配去皇宫看大门,直接就得到了先皇后的欣赏, 获封骑士。
    她可能在机甲上留下任何有益于墨兰斯的后门,保护自己的孩子。
    那是一名母亲的本能,无法苛责。
    林池的眼神复杂, 静静凝视着图景里呈现出来的墨兰斯。
    或许在刚碰见墨兰斯的各个载体时,林池的潜意识就察觉到了异样。
    只是他没有往深里想,被一系列接踵而来的事情带跑了关注点。
    他始终都没能意识到,太过正常的墨兰斯本身,可能并不正常。
    机甲内依然寂静。
    林池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私人机甲缓缓落在了墨兰斯的面前,轰然跪地,以俯首臣服的姿态露出了驾驶舱的舱门。
    漆黑的不动锋宛如浑身包裹着盔甲的骑士,即便是耀眼的星门高光也无法在表面留下痕迹。
    在它停住的那一刻,整片星门陷入了彻底的死寂。
    墨兰斯的脸上扬起由衷的笑容。
    你出来?还是要我进来?
    林池:
    他呆坐在机甲内,半天没想出来接下来能有什么解决办法。
    Alpha跟Alpha天生就不相容。
    一旦他身上的隔离层失效,墨兰斯必然会对他产生无法克制的厌恶。
    这是Alpha的天性。
    他没动,并不代表墨兰斯也不动了。
    在林池犹豫的这段时间里,墨兰斯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机甲的舱门外,伸出手轻轻地按在了紧闭的舱门上。
    那我进来咯。
    林池本能地战栗了一下。
    气压阀轻微的调整声响起。
    他一转身,就看见了出现在身后的墨兰斯。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眸沉得简直如同暴风雨来临前般压抑,却又扬起艳丽如盛放玫瑰的笑容。
    林池:那个你听我解释
    墨兰斯歪了歪脑袋,冰蓝色的眼眸微弯,露出一个极具威胁性的浅笑:你可以在我怀里慢慢解释。
    他明明是笑着说的,但林池在某一瞬间真的产生了墨兰斯想吞掉自己的恐怖错觉。
    原本清澈的眼底含着猩红。
    直到这种时刻,林池才能完全意识到墨兰斯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抱着他要奶喝的小娇气包了。
    他是北银河帝国的大帝,被众星联盟暗地里称为永夜的疯王。
    墨兰斯朝着驾驶舱内伸出了手。
    林池出于本能就要往后躲闪,然而还没等他真的行动,墨兰斯就按住了他的肩膀,将他整个人近乎钉在了狭窄的驾驶座上,画地为牢。
    他轻稔指尖,缠绵地勾卷住了林池稍长柔软的颊侧碎发。
    嗯?Alpha?
    声音很平静。
    但林池被他念得仿佛浑身过电一般,微微颤抖。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表情来面对墨兰斯。
    毕竟对于墨兰斯来说,无论如何,欺骗都成立。
    冷冽血腥的强势Alpha信息素简直就像要将他洗礼一般,一寸一寸地碾压过了林池的躯壳,密集的刺痛如针尖深深扎入了他的骨髓。
    林池咬着牙:是
    深琥珀色的眼眸里含着不可避免的泪,疼痛瞬间就将他拉进了沉沦的地狱。
    墨兰斯俯身,侵略性爆棚的气息笼罩着林池,裹挟着他,将他置于自己的领地。
    他捏着林池的下巴。
    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坚不可摧的林池,却软着身子瘫进了驾驶座内,像一汪早春的寒水。
    虽然寒冷,但软得不堪承受。
    墨兰斯干脆揽住了林池的腰身,缓缓地往下跪倒。
    他跪倒在林池的中间,不容反抗地分开他。
    你要走,是因为不喜欢我?
    暗潮潜涌的平静质问。
    口吻淡漠得仿佛只是在跟林池讨论今天的天气,可是林池心里清楚,墨兰斯的情绪已经快克制不住了。
    他忍不住往后躲,但背后只有不动如山的座椅靠背,根本避无可避。
    还没等他退出一丝,立刻就被墨兰斯用力地一把搂进怀里,两个人顿时调换了位置。
    墨兰斯的动作很凶,好像下一秒就会把林池开膛破肚,拆吃入腹。
    但林池能感觉得到,墨兰斯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小心呵护着他。
    林池竭力忽视身下滚烫坚硬的人体触感。
    强A的压迫太强。
    他的眼角含着的泪花闪烁,回答到:不是。
    满身戾气的墨兰斯状似心疼地低下头,柔软的唇吻过的林池的眼泪,不容反抗得宛如暴君,却也小心翼翼得极尽温柔。
    那就乖一点,别想着离开我。
    他的声线暗哑,仿佛带着钩子全都甩进了林池的心底最深处。
    别哭。
    顿了顿:留到以后再哭,要不然以后眼睛哭干了,我会心疼的,乖。
    声音放得很轻,好像在哄不听话的小孩。
    林池:
    他有一种荒谬的错置感。
    因为墨兰斯小时候,他就喜欢这么去哄他。
    明明是极尽温柔的场景,但在机甲的舱门彻底闭合锁死的那一刻,林池的心底还是不由自主地咯噔一下。
    他现在就是墨兰斯案板上的一块鱼肉,只能任由他的宰割,最后被吃干抹净,连半点渣子都不会剩下。
    墨兰斯轻咬了一口林池的鼻尖,以此惩罚他的走神。
    怎么?在想谁?
    他的下巴轻轻地压在了林池敏感的颈窝旁,凉薄的一声笑,胸腔的震动震得林池心肝都跟着颤抖。
    林池迫于形势,战战兢兢道:想你。
    墨兰斯的动作停顿了一秒,林池的回答超出了他的预料。
    很完美的标准答案。
    他忍不住玩味地用滚烫的掌心摩挲着林池的脸颊,感受着他的惊恐战栗,愉悦地又问了一个问题:惊喜吗?
    林池:惊喜。
    惊喜得人都要没了。
    他的情绪在墨兰斯的怀里奇迹般平复。
    脑海中瞬时复盘被抓过程。
    紧接着就发现了问题。
    林池习惯性地揪住了墨兰斯的衣领。
    你一个人进入的联盟腹地?!
    墨兰斯摇了摇头。
    林池松了一口气。
    然而
    还要加上你,是两个。
    顿了顿:再算上你儿子的话,是两个半。
    小朋友只能按半个算。
    林池:
    他本来就较快的心跳当即加速。
    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甚至还有点脑梗。
    被气的。
    他攥紧了墨兰斯宽松的衣襟,简直随时都可能将它直接拽下来。
    如果联盟把你扣押下来,反过来威胁帝国怎么办?!
    墨兰斯回答得漫不经心:那就换一个皇帝。
    你教我的,皇帝这个位置永远不会缺人。
    林池:
    我还教了你尊师重道呢,逆徒!
    沉默两秒,林池感觉自己的大脑都被机甲内无法逃避独属于墨兰斯的冷冽味道给搅成了一团浆糊。
    更强大Alpha的信息素存在对别的Alpha是一种根本无法忽视的巨大威慑。
    就像悬在头顶的一柄剑,你永远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落下来。
    林池还是决定垂死挣扎一下。
    墨兰斯,你听我说。
    嗯。
    墨兰斯垂眸把玩着林池的碎发,滚烫的指尖时不时地蹭过他光滑冰冷的脸颊。
    林池深吸一口气,立刻就感觉到肺里一阵微妙的抽疼。
    我不是故意的,当时的局势你也知道如果我不装O,我们面临的危险会更大。
    墨兰斯捏住了林池的发尾,语气慵懒:嗯。
    他灼热的鼻息,缓缓喷吐在林池敏感苍白的后颈,染上绯红。
    那里已经没有了仿真Omega腺体的阻挡,凑近了就能嗅到极其微量的属于林池本身的Alpha信息素。
    酸酸甜甜的柠檬奶香。
    想要。
    正常情况下,对于Alpha来说,另外的Alpha的信息素味道是无法忍受的,是讨厌的,是本能排斥的。
    但墨兰斯眯了眯眼,忍不住伸出舌尖试探好甜。
    林池:?!?!
    你
    墨兰斯收回发烫的舌尖,含在口中反复品尝,下了一个评判:宝贝真甜。
    真棒。
    林池如坐针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