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我不做A了!(穿越) > 分卷(9)
    面部特征已经通过本来就有的装置特殊调整,不会露出破绽。
    唯一令人怀疑的只有白兰度为什么要为了他背叛墨兰斯。
    白兰度本人给出的答案是:他不想再做O了,他想要伪装成Beta去学母猪产后护理,成为一个真正对帝国有用的人。
    林池:
    虽然不是很能理解现在的年轻O都在想点什么,但他还是选择接受对方的交易。
    伪造一个Beta的假身份对曾经站在帝国权力漩涡中央的前第一指挥官来说,并不困难。
    不过出于对年轻O的负责,以及对其他人的负责,林池要求对方及时给自己注射抑制剂,或者穿高领的衣服贴抑制贴,每隔一段时间给自己发消息确认安全,避免造成危害。
    白兰度答应了。
    林池手里牵着皇太子,注意力并不集中。
    在穿越两艘星舰的对接甲板时,甚至还多观察了几眼塞尔号最新的外观配置。
    经历过真实的血与火洗礼的冷硬钢铁巨兽,对绝大部分Alpha都有一种堪比真爱的吸引力。
    越过甲板,也不知道是星舰内部启动了回廊重置还是怎么回事,林池感觉没走两步自己就抵达了塞尔号的会议室。
    整艘星舰最大的会议室。
    一般只用来开会、接见外交使节、临时指挥战役,或者远航的面对面聊天室。
    远航于过分浩瀚的星际间,对于人类而言曾经是一种十分可怕的活动。
    人类在整个远航文明蒙昧的早期,无数次地向着外界伸出试探的触角,然而从来都没有获得过任何的回音。
    其实纵观寰宇,人类已经踩在了第一文明梯队之上,只是可惜的是,他们的位置并不如何靠前。
    裴南多又接到了一条来自墨兰斯的命令。
    【直接进来。】
    知道会议室里正在开什么会的裴南多愣了一秒,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推开门,领着皇太子跟白兰度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内坐满了人。
    齐刷刷的军部制服,清一色的肩宽腰窄大长腿的Alpha,肩上的衔章花里胡哨,显而易见的高级指挥官,但一个个在会议室里的坐姿都很端正,端正地跟小学生挨老师训似的。
    林池:
    在坐的军部指挥官他至少认识一半。
    而有前第一指挥官认识的一半Alpha在开的会议,绝对不会是什么普通会议。
    尴尬。
    现在的局面就好像总统在国会大厅演讲到一半,奶妈就抱着孩子上来了,还是明目张胆踹门进来的。
    但在座的各位显然都是见多识广历经风雨的老臣,个个都是我什么都没看见的表情。
    林池很庆幸自己没有硬跑。
    要不然墨兰斯拿这群人来威胁自己,绝对一威胁一个准。
    他的谨慎没问题。
    林池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他始终低着头,没看见会议长桌主位上慵懒斜倚着王座的墨兰斯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
    会议室陷入了死寂。
    过来。
    裴南多回头给了林池一个眼神。
    林池立刻乖巧低头牵着皇太子上前。
    小皇太子也是大气不敢出,迈开小短腿跟着林池。
    在某一瞬间,这一大一小竟然看起来真的有些神似。
    旁边坐在次首位的女性Alpha指挥官兰斯洛特就看着墨兰斯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心底顿时咯噔一下。
    难道陛下今天居然疯到要杀个皇太子助助兴?!
    不行,不能让他把林指挥官留在世上唯一的孩子给杀了。
    但她刚想开口劝阻,就被墨兰斯凉凉地截了胡。
    过来,坐下。
    兰斯洛特:
    她眼睁睁地看着墨兰斯轻拍自己的大腿,怀疑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墨兰斯这个把孩子当叉烧养的疯A,今天怎么突然温情了?
    显然林池也在奇怪。
    但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分神思考,只能立刻抱起皇太子送到墨兰斯面前,想要交给他。
    然而,在林池交出皇太子的刹那,他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了一把当场摔倒。
    摔倒在墨兰斯的身上。
    没有闷哼,墨兰斯直接搂住了林池的腰。
    只见他微微垂眸,艳丽的琉璃雪蓝眼眸低垂,愉悦道:投怀送抱,嗯?
    飞出去的皇太子被墨兰斯拎在手里,随手放在了旁边的地上,一脸惊恐。
    林池也是一脸惊恐。
    要是他用原本的样貌来做这个表情,所有人都会坚信皇太子是他亲生的。
    不仅五官相似,而且连表情的小习惯都几乎一模一样。
    林池立刻想要从墨兰斯身上起来,但墨兰斯直接禁锢住了他的腰身,修长的指尖熟稔地在某一点按下,林池当场就软成了一团,柔弱可怜地趴在墨兰斯的心口,脸颊微红。
    不是他想变成这样的,而是他腰上某些部位真的很敏感。
    裴南多,把皇太子带下去。
    裴南多的头都快低到长袍的高领里了,连忙将皇太子带出了会议室。
    他明白了。
    陛下这次根本就是拿皇太子当借口。
    尽管他非常尊敬先皇后林池,但人都已经去世十年了,也该翻篇走出来了。
    等裴南多退出会议室以后,整个空旷的封闭空间里的气氛就更加奇怪了。
    一群原本追随林池的军部Alpha盯着妖娆地坐在墨兰斯大腿上的陌生Omega,眼神逐渐变得离奇起来。
    林池:
    他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这群直A癌会想点什么
    天啦噜!这是哪里来的妖艳贝戈货?!居然敢抢林阁下的A?!
    一看脸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O!完全不如林阁下!
    啧,路边的小野O。
    林阁下的墙角这不行!这不可!
    第11章 贴身礼仪官
    只有真正在军部浸淫多年的老A才会明白,在外人想象当中应该冷硬庄严肃穆的军部Alpha,实际上个个都是八卦王、吃瓜爱好者、单身感情指导大师。
    墨兰斯把林池的位置往上托了托,让他坐得更舒服一点,然后才懒散道:继续。
    兰斯洛特眉头一皱,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终端上。
    但她发现妈蛋,刚刚会议进程到哪儿了?!
    幸亏坐在她对面首位的耶语舒指挥官面不改色地念了一遍会议进程,兰斯洛特这才找回自己的思路。
    林池大脑空白地坐在墨兰斯的大腿上,一动都不敢动。
    他现在浑身都隐隐作痛。
    不是真实的疼痛,而是本能性的疼痛。
    墨兰斯血腥而又甜美的冰冷信息素围绕着他,就像死亡的花香。
    刻进骨髓里被疼哭的记忆浮现,因为Alpha跟Alpha本来就是无法兼容的,更不要说两个A还都是顶级强A。
    Alpha本身所拥有的信息素强度越高,注定了Alpha对别的Alpha侵犯自己领域的容忍度就会越低。
    当两种强势爆表的Alpha同时在一个A的身体里存在时,就会产生类似于Omega被强制二次永久标记的痛苦。
    而且,碰撞的两种Alpha的信息素等级越高接触越亲密就越痛苦,没有上限,还是痛全身。
    嘶
    趁着林池走神,墨兰斯微微低头在他修长脆弱的脖颈畔轻嗅两下,连眉眼间不化的冷意戾气都散了一半,让人看着就知道他现在心情不错。
    好甜。
    林池忍不住用你是变态吗的眼神瞥了一眼墨兰斯,然后迅速地收起多余的表情,准备开始表演。
    他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解决方案,就差实践了。
    讨厌啦~
    林池又软又粘地贴在墨兰斯的耳边,挽着兰花指又骚又纯地用指节轻刮着他的心口,小声念到。
    就差把妖艳娇花这四个字写在自己脑门上了。
    他很清楚墨兰斯不喜欢粘人的O。
    要不然也不会喜欢他。
    冷漠禁欲强硬纯A,啧。
    但墨兰斯只是好笑地瞥了他一眼,勾人的眼眸轻挑,直接伸手把林池彻底按进了怀里,光明正大道:别闹,开会呢,回去陪你。
    兰斯洛特:
    她握着记录笔的手,微微颤抖。
    一抬头,就看见对面的耶语舒表面上十分冷静,实际上冷酷握笔的大拇指也在抖,只是非常克制,不明显。
    话音未落,她就又看见墨兰斯捏着那个陌生妖艳贱货O的下巴,亲了一口。
    大庭广众!大庭广众啊!
    咔嚓。
    轻薄的电子记录笔骤然被捏爆。
    Alpha的力量本身就有天然的加成,而军部的Alpha更是手劲惊人。
    墨兰斯没理会兰斯洛特,含笑搂紧林池,别过眼:就知道勾我,可爱死了,等会没人了命都给你。
    兰斯洛特:
    耶语舒:
    林池:
    在这一刻,所有军部Alpha的眼睛里,左眼是这合理吗?!,右眼是汪汪汪汪?!。
    包括林池。
    他僵硬地努力端坐在墨兰斯的大腿上,尝试守护自己所剩无几的节操。
    偌大的一个会议室,却让他觉得已经没了容身之地。
    身为接任林池的现任第一指挥官,耶语舒优雅地放下了即将阵亡的笔,用了十二万分的贵族气质,慢条斯理地说到:陛下,我想您还是应该注意一些皇室的形象。。
    墨兰斯连眼神都没给,盯着林池的手指在玩,一副朕今天就要亡国,谁都别拦的样子。
    而林池
    他看着自己能织毛线、精通机甲操作的右手被墨兰斯攥紧了手腕,按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另外一只手捏着指尖逐一摊开,又逐一合拢。
    一眼看过去就让人觉得墨兰斯确实很无聊。
    顶着前军部下属们的死亡凝视,林池深吸一口气,软软地用肩膀撞了墨兰斯的胸口一下:陛下,开会就好好开会嘛~别这样,都看着呢~
    兰斯洛特被林池O里O气的茶言茶语气得当场怒发冲冠。
    她一把扬了刚刚捏碎的电子笔,站起来指着林池就吼到:陛下,这里是会议室!不是您的寝宫!林阁下才走了十年!怎么?您现在就要喜新厌旧了吗?!
    林池配合地火上浇油:既然这里不合适,陛下,那人家还是回去等你啦~
    墨兰斯轻笑一声,挑眉盯着林池:欲擒故纵,嗯?
    林池:???
    说好的铁血大帝超级工作狂偏执冷艳救世主人设呢?!
    哦,对,墨兰斯现在连O都不是,拿原文来套应该不太适用了。
    林池的一只手被墨兰斯抓得死紧,另一只手则被抓着玩,没有支撑点,光凭腰腹力量僵硬支撑不是办法林池选择直接整个人都靠在墨兰斯的身上,减少体力的损失。
    他必须这么做,因为墨兰斯的Alpha信息素压制即使是对他而言,也太强了。
    只有放松身体选择臣服才能降低强势信息素侵犯入体的痛苦。
    每一个毛孔都泛着酥麻胀痛,十年后的墨兰斯身边逸散的Alpha信息素强度又提升了很多,导致林池必须重新适应。
    墨兰斯是怪物吗?分化以后信息素强度还每年都稳步提升的?!
    似乎是察觉到林池隐藏的痛苦,墨兰斯再次约束了自己的信息素,尽量收敛,避免直接压迫到林池。
    但这一收敛,就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墨兰斯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许多。
    他松开了把玩林池手指的手,一把将林池整个揣进了怀里,按着头抱紧,抬眸冷冷地扫视全场。
    朕看这里谁敢让你走!
    兰斯洛特气笑了。
    她的暴脾气压不住,插着腰就要指着林池骂。
    可是墨兰斯的下一句话,立刻让她噤声了。
    墨兰斯揽着林池的肩掌心贴着林池的脸,搂得贼紧。
    乖,别怕,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该杀谁了,今天谁敢让你出这个会议室,朕今天就把她跟皇太子一起流放到敬途星域种土豆。
    林池:
    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墨兰斯说话的逻辑,但最后发现好像根本没有逻辑,干脆放弃地瘫在他怀里,假装自己不存在。
    墨兰斯拿皇太子压军部,简直就是一压一个准。
    兰斯洛特只能咬牙切齿地瞪林池一眼,然后坐下。
    然而
    朕让你坐下了?
    兰斯洛特:
    她又站起来了。
    就很憋屈。
    堂堂军部二把手,在墨兰斯面前也得认怂。
    毕竟,墨兰斯还没用信息素强迫她服从,算是留了一分薄面。
    帝国到了墨兰斯这一代,才算是真正的大帝,掌控住了所有的权势。
    军部就算是条龙,在他的面前也得伏着。
    不再是十几年前,林指挥官还在时敢跟皇室隔空对骂的辉煌时代了。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爆火乍,空气当中的修罗因子越来越浓厚。
    林池决定为了军部Alpha的身心健康着想,使个比较危险的大招来让墨兰斯赶走自己。
    陛下,人家不想这么没名没份地跟着你啦。
    虽然不清楚白兰度跟墨兰斯有什么前情提要,但既然白兰度没有特意说,那林池就觉得应该不算什么特别亲密的关系,不会导致自己被看出来。
    毕竟两人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墨兰斯的掌心轻挽着林池的后脑勺,指尖缓慢地稔过他后颈上方的软肉:怎么?想做皇后?
    林池:
    这句话一出,整个军部看他就像在看祸国妖O,还是那种没脑子光长脸的傻白甜废O。
    他沉默了一秒:不至于,我很尊敬先皇后林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