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武侠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第154节
    阎劲越看越觉得心痒难耐。
    自从云冬菱再一次失去记忆,她就对他客气得很,他有心想拉近距离,又怕吓到她。
    难得她现在自己面前流露出真性情,打破了两人之间那层陌生隔阂,?阎劲怎么会放弃大好机会离开?
    把门关上后,?云冬菱一开始还有点羞恼,?慢慢反应过来了,?关上门,房间怎么变得这么安静?
    和阎劲独处一室让她多少有些不自在,?却又莫名其妙不想示弱,云冬菱装作满不在乎地看向窗外,故作平淡道:“阎先生刚回来,有许多事要做吧?”
    她在暗示阎劲赶紧离开去忙自己的事,?结果刚说完手就被人牵住,热乎乎的掌心触感让她浑身一震,“你——?”
    刚刚的拥抱她可以告诉自己是阎劲许久未见失忆女友的一时冲动,但现在这个牵手呢?
    她结结巴巴起来,试图抽出手:“阎先生……”
    阎劲嘴角勾起,眼神别有深意,“我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来看你,我正在做。”
    云冬菱微张着嘴,说不出话。
    阎劲眼里笑意更深,“就算你不叫妈妈,也别叫阎先生。”
    他说着向她低了低头,微弯的眼眸对上她的,拖腔慢调地道:“男朋友不喜欢。”
    云冬菱全身血液瞬间上涌,脸炸成了红番茄。
    阎劲是怎么回事?离开了三天,比之前还会了,救命!
    云冬菱不知道怎么应付这样的阎劲,只能见了他就绕,绕不过就跑,惹得其他人一头雾水。
    这天云冬菱在外面和队员们对练,一开始还好好的,阎劲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后说换他来对练,结果不知怎么回事,练着练着云冬菱不练了,拉着郁书艺说有事跑了。
    田兴农疑惑地看向阎劲:“才开始就不练了,老大你知道小冬菱有什么事?”
    阎劲看着云冬菱跑进小树林的背影,一脸无辜地抛着小刀,“我也不知道。”不过就是逗了两句,怎么就跑了呢。
    在旁边目睹全过程的蓝嘉树无语,“我说阎队,人家现在没把你当男朋友,你天天这样撩,不怕把她吓跑啊。”
    阎劲瞥了他一眼,“跑不掉。”
    现在北区的局势越来越乱,阎劲每次出去都会积攒无数负面情绪回来,唯有她,能让他暂时忘记这些沉甸甸的事实,让他眼前豁然开朗。
    见到她就心情好。
    或许也有心急的成分,在知道自己身体可能随时崩溃的时候,他只想尽可能早些和云冬菱拉近距离。
    只有这样,哪怕最后出了什么万一,他才不会留下遗憾。
    阎劲眼神幽幽地望着云冬菱越行越远的背影,忽然目光一利,动作一转,手上抛着的小刀闪电般向斜后方射去。
    阎劲的动作让所有人警觉,田兴农等人迅速归位,附近站岗的士兵快速提枪上膛,就要瞄准发射。
    “等等!”
    视线尽头出现了两道人影,一黑一绿,黑色人影穿着长斗蓬,绿色人影则穿着军装,是周英武!
    那么旁边的是……云秋柏!
    “老田你们跟我来,其他人原地驻守!”
    阎劲带着队员们迅速向两人靠近。
    接住小刀的云秋柏很干脆将罩在头上的斗篷大帽子拉下,白发灰眸,皮肤灰败黯淡,原本修复过一次的刀疤痕竟然又裂开,脸上平添了许多伤口,云秋柏这模样,远比上一次半人半丧尸时还要惨烈。
    阎劲皱着眉头,“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明明上一次见他,气色还没这么差,云秋柏到北区的这大半个月来,到底做了什么?
    他看向一旁的周英武,周武英却是苦笑,见云秋柏眼神冷漠满不在乎,叹了口气把他们这阵子的行动说了一遍。
    周英武之前被阎巍挑明放弃,某个程度来说,他终于可以毫无忌惮使用真实力量,而得到周英武全力辅助的云秋柏,在北区调查事情,更是如鱼得水。
    他们俩的异能相似,都属于精神操控类型,搭配着使用,效果极好,数次进入北部军区中枢如入无人之境。
    他们得到了许多第一手消息,知道了阎松明骇人听闻的病毒弹计划,知道了对方想要人为制造出末世成为唯一统治者的野心,更是知道如今无数异能者被对方招揽旗下,打着正义的旗帜行着无人性的暴行。
    当前局势,曝光阎松明的行径野心已经阻止不了大势,他们得从源头阻止,想办法中断阎松明的行动,另一则,得找到解药剂。
    云秋柏痛恨这个实行人体极限计划乱世的主谋,他数次潜进中枢大楼想暗杀阎松明,却被对方反伤。
    “什么?你竟然去暗杀阎松明?为什么不告诉我?”
    阎松明身边防守力量之多,连他都摸不清对方到底有多少底牌,云秋柏怎么敢?
    云秋柏冷冷嗤声,虽然脸色僵硬做不了表情,但阎劲还是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不屑。
    阎劲读懂他的意思:你阎劲贪恋权势不敢行动,他云秋柏敢。
    阎劲捏了捏眉心,“我暂时不行动不是贪恋权势,而是这事得从长计议。”轻率行动只会打草惊蛇而已。
    云秋柏嗤声。
    阎劲知道今天若是不说清楚,云秋柏怕是一会儿从这里离开,又要继续莽撞的暗杀行动,他上前两步,压低声道:“事情部署得差不多了,但行动还差一个契机,另外,我们一直找不到蒋泰鸿,我担心贸然行动会生变。”
    蒋泰鸿是蒋怜怜的父亲,是前医疗部部长,是当年跟阎松明一起得到伴生晶石的关键人物。
    在病毒弹横空出世之前的几十年里,他一直在秘密研究这块神秘晶石,要说阎松明如今能成事,蒋泰鸿不知在其中参与了多少事。
    这个人无声无息的,哪都找不到,阎劲担心阎松明还握有底牌,才迟迟没有行动。
    云秋柏眼神凝重起来,作了口型:“怜怜。”
    这些时日,阎劲未尝没有等云秋柏过来和他商议这些事的意思,这会儿终于等到人,便把事实和盘托出,“对,蒋师妹暂时受制于阎松明,就是因为蒋泰鸿。”
    他们也猜想过蒋泰鸿或许已经遭到不测,但失踪的不只他一人,蒋泰鸿的副手,整个研究团队都消失了,这就很耐人寻味。
    阎劲补充道:“蒋师妹现在一边研制真正的解药剂,一边在私下里寻找蒋部长,但这不是件容易事,阎松明知道我们想找,一丁点消息都没漏出来。”
    说起来阎松明又怎么会真正相信于他?不过是一边堤防着他又一边利用着他,阎劲相信他这边若是有个风吹草动,早把北区看成铁桶一块的阎松明会毫不犹豫向他下手。
    行动,怎么会是那么容易的事?一不小心便是全盘皆落,在没摸清对方底细之前,一定要慎而再慎。
    云秋柏默了片刻,向云冬菱所在的小树林方位遥遥一望,下了决定。
    他抬了抬下颌,意即他去。
    阎劲思忖了会,点头,身子前倾在他耳边细声说了几句话,云秋柏最终颔首。
    临离开前,云秋柏不舍地反复望向小树林,那里,得了他命令的变异兽小八过去和云冬菱打招呼,现在正玩成一团。
    阎劲微微叹气:“过去见个面吧,她很在意你。”
    云秋柏低头看着自己伤痕累累无法痊愈的手,缓缓摇头,拿出随手携带的笔纸,写了张字条递给阎劲,再看一眼妹妹,便干脆转身。
    阎劲握住了纸条,向周英武看去。
    周英武想赎罪,当时让他选择,周英武选择了憎恨自己的云秋柏,这般忍辱负重,说没有私心不可能。
    留在云秋柏身边,不过是希望有一天能帮到蒋怜怜,而今这个机会终于到了。
    看着对方眼神闪烁,阎劲只能叮嘱:“一切行动以保证安全为前提,有什么不便,和我这边联系,我们再商量。”
    两人的身影很快相继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不远的小树林中,得到主人离开信号的小八耳朵一竖,慢慢从地上爬起身。
    蹲在地上的云冬菱揉着小八柔软的下颌短绒,顺着小八抬头的方向看去,“怎么啦?”
    一直在旁边看着一人一兽嘻闹的郁书艺手环在胸前,眺向远处,“应该是你哥叫它回去。”
    听了这话云冬菱眼神瞬间亮起,她向前一扑,直接扒拉在小八身上,就想让它背着自己走,“我和你一起去见哥哥。”
    小八回头,尖齿轻轻叼着云冬菱外套就想把她拖下去,并不想带她走的样子,云冬菱扁了扁嘴,拖长尾音叫着“小八”。
    “你哥现在有事,下次再来见你。”
    身后一道低沉稳重的男声响起,是阎劲。
    云冬菱站直了身体,却还是不肯放开小八,她半侧着头对走过来的男人怀疑地眯了眯眼,“真的?你确定他还会来?”
    “我保证你们还能见面,”阎劲哂笑,见小姑娘揪着小八不肯放手,把手里的纸条递过去,“你哥给你的。”
    “是什么?”
    云冬菱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接过来打开。
    纸条上面写着凝乱生涩的几个字:小菱,跟着阿劲别乱跑,哥哥做完事很快回来接你。
    云冬菱笑了起来,把小纸条翻来覆去地看,觉得血缘真是一种奇妙的联系,单单这么一句话,也能让她产生莫大的安全感。
    她宝贝兮兮地把小纸条折起,拉开外套藏进贴身内袋,等这一切做完抬头,才发现小树林格外安静,郁书艺和小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眼前只留下静静看着她的阎劲。
    云秋柏上次来见妹妹,却被对方强大的磁场逼得提前离开,自那会后,他又悄悄来看过云冬菱几次,末不是以失败告终。
    无法接近,不知云冬菱体内产生了什么变化,对如今身体丧尸化大过人性化的云秋柏来说,云冬菱让他产生杀戮本能,为了不误伤妹妹,他只能避开。
    这次来看云冬菱,未尝没有云秋柏暗杀屡次失败的原因,结合他如今破败的身体状况,阎劲很容易得出对方担心哪天失手死去再也无法见到妹妹,才会在下一次行动前来看望的结论。
    虽然知道这对兄妹一直以来感情很好,虽然知道哪怕失忆了,云秋柏对云冬菱来说依然是个特殊的存在。
    特殊到只需要一眼,便会上心牵挂的程度,他什么都知道,但他还是妒忌了。
    他忍不住想,云冬菱如今心里没有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是有个万一,她会不会为自己掉两滴眼泪?
    阎劲微微垂着眼眸,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清冷落寞的意味,云冬菱眼睛眨呀眨,小心翼翼向前一步,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你怎么啦?还好吧?”
    阎劲瞬间回神,嘴角向上勾了勾,“走神了,没事。”
    虽然他的神态转变很快,但云冬菱还是捕捉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低落情绪,“真的吗……”
    话音未落,一道长长的“咻——”声突然响彻半空,转瞬间光芒大作!
    云冬菱还没来得及回头,整个人被阎劲抱住,脸重重撞在他结实的胸口,下一刻被他压在地上,男人急促的嗓声和地面的轰声几乎同时响起:“抱住我——”
    “轰隆!”地面剧烈摇晃。
    云冬菱脸埋在阎劲胸前,听见他擂鼓般的心跳声,她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紧紧抱住他,仿佛过了一瞬,又仿佛过了许久,猝然之间,炸弹声枪击声相继而起。
    “嗖——砰!”
    “嗖嗖——砰砰砰!”
    “啪啪啪啪啪——”
    揽着她的手越环越紧,云冬菱在一阵刺鼻硝烟味中抬头,透过他肩膀看去——
    天空火光大亮,浓烟滚滚!
    他们被围困在火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