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武侠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第126节
    云冬菱很难说清这一刻的感受,伸手接住一片雪花,叹了一句:“好。”
    “嗯。”阎劲看着她的手,见雪花很快在她掌心消融,伸手握住,将水渍拂去。
    云冬菱缩了缩手,到底还是停住,任由他微粗的指尖拂过掌心,带来热度。
    “你怎么发现这里的?”
    阎劲将她外套帽子、肩头的雪拍去,“上次来踩地形时发现的,这一带的位置都不错,能俯瞰整个小镇。”
    “哦哦。”
    其实她想问的是,为什么带她来看,但没好意思问。
    云冬菱向后瞥了眼,他离她很近,要是她人向后倒,就能倒进他怀里。
    四周静悄悄的。
    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云冬菱没好意思再看,摸了摸鼻尖,继续看雪景。
    虽然雪景是很好看,但是眼下情景有些古怪,阎劲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她控制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
    直到她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
    阎劲竟然从口袋里摸出了包零食,有些不自在地塞到她手里。
    云冬菱一看,这不是她这几天最经常捧着满屋子打转时吃的消遣薯片?
    她满眼疑问,阎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把她的帽沿拉低,遮住了视线。
    随即又帮她把零食袋子打开,轻轻一声‘啪’,空气里带出一阵香喷喷的诱人薯片味道。
    云冬菱吞了吞口水。
    像是知道她的反应似的,阎劲拍拍她的头。
    “看雪景,本来应该配点红酒,但条件不允许,给你换成零食。”
    阎劲这是想让她放松的意思吗?
    云冬菱低头看着手里的零食,拿出一片塞进嘴里一咬。
    咔、咔、咔……
    清晰的崩脆声。
    云冬菱面无表情地想,在他眼里,她就是得用零食哄的小丫头?
    多好的气氛呀,他拿零食给她吃……还真像她哥会做的事。
    别人喝红酒看雪景,她吃薯片看雪景。
    确定无误,阎劲真的是带她出来玩,出来消遣的。
    云冬菱咔嚓咔嚓地一块又一块吃着。
    叹了口气。
    吃完了薯片,阎劲体贴地拿出纸巾给她,问:“还想吃吗?”
    云冬菱忍不住望向他的口袋,“你带了很多东西出来?”
    “……没带多少,我怕你饿。”
    因为中午她没吃多少。
    云冬菱中午没吃多少,一方面是想到下午能给云秋柏和蒋怜怜创造独处机会而兴奋,另一方面是云秋柏一直在瞪她,搞得她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偷听到什么了?
    只是她当然不会傻到去问,这一问不是给他机会光明正大凶她了吗?
    不知道,反正就算他问也装不知道。
    怀揣着复杂心事,又赶速度,云冬菱才吃得不多。
    所以,阎劲带东西出来给她吃是怕她饿?
    云冬菱迟疑地看着手中的薯片袋子,“可是,薯片也不顶饱呀。”
    “我以为你喜欢吃这个。”
    阎劲不自在地别过脸,从口袋拿出颗糖放在她手心,“那吃糖?”
    糖好像也不顶饱吧?
    云冬菱挠了挠脸,说了声谢谢接过来,撕开包装把奶糖含进嘴里。
    甜丝丝的味道在舌尖弥漫,云冬菱捧着脸,忍不住开始思考,阎劲为什么带她来看雪,又带东西给她吃?
    放在以前,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可是云冬菱不笨,她发现了这次醒来,阎劲对她的态度比以前更温和亲昵。
    为什么?
    因为他们之前就是这么自然愉快相处的吗?
    他习惯了这么照顾她?
    照顾那个失去记忆像三岁小孩依赖他的云冬菱?这可真是一个让人开心又不开心的真相。
    见云冬菱突然不说话了,阎劲抿了抿唇,手按在口袋上,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拿东西给她吃。
    今天带她来看雪,并不是心血来潮。
    早在初雪云冬菱醒来那天,他就盘算着带她出来看。
    只是那只从人山独自跑过来的变异兽带来了一些不好的信息——阎巍毁了那个小村落,像是要挑衅似的,他把捉到的变异兽全杀了,尸体全累在小村落。
    这是变异兽醒过来后告诉云秋柏的。
    云秋柏那天准备离开前,其实是想下命令让变异兽打不过赶紧逃,等过段时间再来找他。
    可是因为异能退化,那会儿他把命令传出去,却没能得到回馈,当时还不确定自己的异能退化,直到他们来到小镇上,云秋柏数次想联系变异兽一直联系不上,才开始怀疑,最终在这只变异兽身上得到确认。
    因为没有收到撤退命令,这些变异兽们一只只拼命拦阻,最终惹怒了阎巍,得到这个结局。
    云秋柏当场就想回去一趟,阎劲拦住了他。
    这么多只变异兽反常拦人,阎巍肯定猜到这些变异兽受人操控,把变异兽杀了,目的就是激怒对方,赶过去可就中计了。
    必须从长计议。
    阎劲在北区留下的一小部分势力,特战队二组正好已经到达中区。
    他们便忙着联系、安排,然后找机会回去一趟。
    这两天才算是把这事处理告一段落。
    可能接下来,他们又要换地方了,阎劲想趁着还有点时间,带她出来走走。
    之前的云冬菱天然对他有好感,依赖他黏着他,他可以轻易把她带在身边。
    但是恢复记忆的云冬菱不行,她的生活不止有他,还有她哥哥,以及其他事情。
    他并不是唯一。
    阎劲有些焦虑、烦躁,他想多和云冬菱相处,让她多看看他。
    然后,确定一些事。
    他稍稍把女孩子的帽沿往后拉了拉,就看见女孩子一张脸有些无精打采的。
    不高兴?不喜欢看雪?还是不想吃东西?不是觉得和他在一起没意思吧?
    阎劲皱了皱眉,想了想,有些不情愿地开口,说一些云冬菱现在应该会想听的话。
    “之前不是好奇你哥和蒋怜怜的事,还想不想听?”
    云冬菱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抬头看来,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他确实不愿意在两人相处的时候提云秋柏,让云冬菱的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但是……还是先哄她高兴吧。
    “他们没谈过恋爱,是你哥一直单方面暗恋人家,我想想,有七八年了。”
    云冬菱小声地哇了声。
    她哥这个粗线条竟然能暗恋人家七八年?噢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暗恋了七八年两人关系就这?就这?!
    她哥也太逊了吧!
    云冬菱垮着小脸说:“我本来还觉得他们有希望在一起呢,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希望渺茫了,唉。”
    阎劲扯了扯嘴角,“为什么?这么不相信你哥?”
    云冬菱老气横秋地叹气,“七八年了呀,我哥就花在暗恋上了,我真的……他这么纯情吗?这样是追不到女孩子的,追女生就是要脸皮厚,你看他现在还让怜怜姐误会他怪她哦,简直逆盘操作啊。”
    阎劲忍不住唇角弯起,“那你说,追女生要怎么追?”
    云冬菱恨铁不成钢地拍了下大腿,“直接上啊,亏我哥还长得人模狗样,竟然胆子这么小,怕被拒绝吗?丢个脸有啥,瞻前顾后什么都得不到。”
    她说着,还煞有介事地摇了摇头。
    阎劲忍住笑意,继续说:“可是贸贸然上,会不会惹得女孩子反感?觉得不尊重对方?”
    “那肯定得看情况呀。”
    云冬菱条理十分清晰地分析着,“一开始应该找机会接近对方,关心她、投其所好,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等两人成为朋友,对方喜不喜欢你,其实可以从相处的态度看出来的,不喜欢就好好反省为什么,反思后再追,如果觉得对方也有好感,那就表白呀,他不表白还想等女生先开口?”
    阎劲笑着看她,“这样呀。”
    云冬菱挺了挺胸,“当然啦。”
    不知什么时候,雪停了,天空慢慢放晴。
    阎劲把她的帽子拉下来,摸了下头发,“小菱懂得可真多。”
    提起了云秋柏,云冬菱果然放松许多,注意力也偏了,她扯扯阎劲的衣服,等他看过来说:“阎劲哥,你跟我哥关系那么好,我不好直接跟他说这些,你多和他说说好不?”
    阎劲无奈,“好。”
    不下雪了,落日景象也不错。
    两人聊着天,阎劲耐心地陪着她看到落日,才带她离开树,然后下山。
    他们出来时已经是下午,爬山再加上看雪看落日的时间用去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