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武侠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第109节
    云冬菱觉得她可能病了。
    整个身体又热又烫。
    头也晕得很,她的记忆似乎出现了差错。
    今天晚上她对着每个人端详,却发现一会儿能记起的某些记忆片断,片刻后就忘了。
    这是她在觉察到自己不对劲时,拿笔把事情记下来后发现的。
    果然不应该强撑吗?
    云冬菱决定天亮就去找蒋怜怜说一下自己的情况。
    她看了眼窗外月亮,月亮快升至中天了,小村落安静得很,只有虫鸣鸟叫声聒噪。
    她打开门,在确定门外没人后,走了出来,左右张望,轻手轻脚向阎劲住的屋子走去。
    站在阎劲的屋子前,心跳已经快要从喉咙底跳出来。
    云冬菱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回事。
    她明明那么喜欢阎劲,很想亲近他,可是今天看到他,莫名多了几分羞涩退却,想靠近的脚步怎么也迈不出。
    她觉得胸腔里好像多了一团陌生情绪,正在主导她的意志。
    她晕乎乎的没法抵抗,却在知道阎劲手没好后,一下子把那团意志压下去。
    什么情绪她都不管了,她要帮他。
    举高的手正要敲下去,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云冬菱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喊了声妈妈。
    阎劲早发现外面有声响,却不想是她。
    还只穿着羊毛就跑出来,这边夜间气温多冷又不是不知道,他快速把穿在身上的外套脱下,直接披在她身上,裹紧,把拉链拉起来,把她整个人紧紧包住,才问:“找我什么事?”
    云冬菱懵懵地动了动手,发觉被外套束起来了不好动弹,只好揪着外套内里艰难把手伸进袖子里去。
    还是长了一截。
    她瞄了眼阎劲,面容一如记忆中淡漠,身上披着的外套都比他有温度。
    她抿了抿唇,“有很重要的事。”
    阎劲:“嗯?”
    云冬菱快速掠了眼他没有戴手套的右手,果然是青黑肿胀,于是低头耐心翻卷袖子,把手露出来,
    然后一手揪住他领口,将白皙纤细的小手递到他嘴边,脆生生喊:“给你咬。”
    咬什么?咬她的手?
    阎劲怀疑自己没睡醒,他别开脸,试图把快怼到嘴唇的手按下,“别闹,说清楚。”
    云冬菱有些踌躇,她莫名有种感觉,她要是直说你咬我一口,吸我的血,或许能治你手上的毒,阎劲绝对会板起脸拎着她后领把她丢回屋子去。
    于是揪着他领口的手向上攀,直接环住他脖子,不让他躲开,再踮高脚凑近对方,把手递到他嘴边,“你咬我一口,就一口。”
    阎劲任她攀着,稳稳站着不动,脸却稍稍转开,避开她不住凑近的手,“你不说,我不咬。”
    云冬菱跟他扯了一会儿,男人说不就不,甚至连敷衍她哄她一下都不肯。
    一直踮着脚的云冬菱累了,丧气地松手,声音低低的,“听我一下不行吗?”
    阎劲没想到云冬菱让他咬她是为了解毒,只以为小姑娘是突发其想了什么事,又或者是半夜惊醒,人还迷糊着就跑出来找他。
    “小孩。”他轻叹一声摸摸她的头。
    他看看天色,觉得不能再陪她闹下去了,近来入冬,光是这么站着会着凉的。
    他没发觉云冬菱在听见他这句话后表情变了变,咬着唇不满地看着他。
    眼睛瞪得圆圆的云冬菱紧盯着他暗青的手,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馊主意:他不肯咬她,她咬他不一样?只要她把自己嘴唇咬破了,他不就能接触到自己的血?!
    不得不说云冬菱确实是被低烧折磨了一天,脑子不清醒了,她双眼湛湛看着阎劲,在阎劲推着她转身要带她回去时,云冬菱忽然暴起。
    她蓦地伸手拽住他领口,阎劲垂着眸,没对她设防,也没意识到她要做什么,便由着她推搡,结果下一刻被她压在墙壁上。
    女孩子一手压住他肩膀,一手撑住墙,形成一个标准的壁咚。
    阎劲:“???”
    他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女孩子。
    云冬菱认真地看着他。
    男人的脸部线条清晰,轮廓有型,眼窝很深,平时看人时有些凌厉的眼睛微垂,眼光懒散,薄唇似笑非笑地勾着。
    云冬菱呆呆看着,心口仿佛装了只疯狂撞头的小鹿,就差从喉咙底跳出来。
    她吞了吞口水。
    阎劲:“饿了?我去给你……”
    接下来的话,他被惊没了。
    云冬菱竟然抓起他中毒的右手,张开嘴巴嗷呜一口咬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阎劲:再饿也不能吃手……
    小菱:人家才不是吃手呜呜……
    第62章
    她在咬自己的手?
    阎劲少有地呆住了。
    但手上的刺疼感很快让他回神,?他立刻掐住女孩子两颊,一捏,试图让她松口,?“张嘴!”
    云冬菱咬得死死的。
    一阵风扑面而来,同时伸来一只青色干枯的手,扣住云冬菱后颈,?就要把人往后拖。
    是早就在一旁注视两人的云秋柏。
    身体被病毒改变的云秋柏,其实并不需要睡眠,?只是他不喜欢和人类不同的自己,?所以每到晚上仍然会像人一样进房间休息。
    但事实上,就是闭着眼睛干躺一夜而已。
    他的五感很好,?夜间宁静,?他可以轻易听见远处不明的野兽嚎叫,也可以听见近处偶尔扰人的夜鸟啼鸣。
    今天晚上,他听见了一阵轻微开门声,?然后是跑步声。
    他睁开眼睛,?走到小屋子窗边,?从开着缝的窗户望出去,一眼看见离自己不远处的屋子,阎劲住的那间,?门口站着云冬菱。
    看见妹妹半夜跑到别人屋子门口,?云秋柏心头闪过古怪,按耐不动地看着阎劲出来,帮她穿上衣服,两人对话。
    当看见云冬菱整个人都挂到阎劲身上,状似亲昵地踮高身子说话时,他心中闪过恼怒。
    那一刻真的以为阎劲是不是背着他勾引自己妹妹。
    然而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出乎意料。
    阎劲一动不动,?云冬菱‘投怀送抱’不成功,在被他推着要送回去时,云冬菱突然把阎劲压在墙上,四目相对,眼看就要干柴烈火……
    云秋柏站不住了。
    他立刻打开门就要上前阻止,结果云冬菱抓起阎劲的手,突然咬了一口。
    咬阎劲的手?
    大半夜跑出来拉拉扯扯,最后咬了一口?
    云秋柏愣了一瞬,速度上前,立刻把行为反常的妹妹扣住,试图让她松口。
    张嘴!
    他在脑子里焦急地大喊,掐住妹妹后颈,要用力又不敢用力,就怕一不小心捏断她的小脖子。
    阎劲其实也差不多。
    虽然他手掐住云冬菱双颊,在她下颌上稍稍用力,但又不敢真的捏。
    “小菱你先松口,饿了我去给你找食物。”
    可是不管他说什么,云冬菱就是死死咬住。
    手背皮肤被咬破皮了,红黑的血液流出,同时感觉有软软的滑物抵住皮肤,扫来扫去。
    阎劲眼底闪过荒谬。
    当看见从云冬菱嘴角流下深红至黑的血液,他脑子里闪过什么,用力掐住她脸颊,扣住她牙关,让她不能再咬,严厉喝止:“立刻张嘴!”
    云冬菱被凶得心肝一颤,眼见目的达成,她配合地松开咬劲,张开嘴。
    阎劲的手背已经咬出一个深深的牙印,深红色的血液不断冒出,但是他看也不看,继续掐住她脸颊,让她头低下,“吐出来!全部吐!”
    云冬菱前被阎劲制住,后被云秋柏按住,整个人动弹不得,她眼里闪过委屈,却也配合地把嘴里的黑血吐出来。
    见她吐得差不多,阎劲松开手,快速回屋子拿水出来,倒一杯给她,“漱口,不许吞。”
    云冬菱捧住他端着杯子的手,听话地喝水漱口。
    虽然把血吐了,也漱口了,阎劲和云秋柏还是不放心,两人眼神一对自有默契,一个把小姑娘提拎着到实验室去,一个转身去找蒋怜怜。
    “你怎么回事?”
    把云冬菱带到实验室,阎劲打开应急灯源,就开始算帐。
    云冬菱嘟着嘴绞着手,眼睛看左看右就是不看他。
    阎劲气笑了,捏住她小巧的下巴颏,强迫她抬头,同时把被她咬出血的手凑近前给她看,“瞧清楚,这手中毒了,你是有多馋?这样也得去嘴?”
    人家才不是馋。
    云冬菱想反驳,又怕真实原因说出来对方难以接受,咬着唇一声不吭。
    僵持着时,云秋柏带着蒋怜怜进来了。
    他走到云冬菱身边,颇有些痛心疾首地看着她。今天才觉得妹妹不一样了,他想记忆没恢复,但心智看起来已经正常,还在高兴云冬菱情况好转,没想到今晚就莫名其妙去咬阎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