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武侠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第21节
    蓝嘉树感到绝望,几次想挣脱,却因为力竭不得法。
    晕晕然要昏迷之际,他听见邹文昊哑声喊:“去找云秋柏!他有解药剂!”
    再一次醒过来,蓝嘉树发现自己倒在病毒研究所门口,身边一具丧尸都没有,只听见声声恐怖的丧尸哑叫。
    他爬起来向研究所大门走去,趴在门缝上向里瞧——
    喝!里面围着无数的丧尸!正张牙舞爪地相互撕咬着!
    而他的队长邹文昊,胸口开了一个大洞,已经了无声息躺在地上。
    蓝嘉树摔倒在地,没一会儿爬起来向外跑。
    跑着跑着他感觉身体开始变得异样,他意识到自己恐怕不行了,挣扎着向前走时,拿出腕表给阎劲发了求救信息。
    越野车以极速在道路上奔跑,很快停在一处药店。
    阎劲回头:“你们做了什么惹到丧尸?”
    “没有……”蓝嘉树皱着眉头,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昨晚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好像丧尸们一哄而来,然后一哄而走,全程只为了抓邹文昊,他们,不过是顺便送上来送死的。
    阎劲:“你们抓捕云秋柏,真是因为抓捕令?”
    蓝嘉树有气无力地道:“是吧,可能不是,但我不知道,因为队长不会事事和我们说……”
    他打开车门走下车,看了眼破破烂烂的药店,倚着墙笑,“怎么不给我来一枪?还给我找药?这可不太像阎队。”
    “送到哪里不一样,想杀你随时都可以。”
    阎劲拉开闸门,往里面扫一眼,示意他进去,“异能者被咬会不会变丧尸不好说,里面有没有药我也不知道,全看你运气,要是能熬过去,自己出来。”
    蓝嘉树看着阎劲,把身上剩余的武器拿出来丢在地上,随即向前走,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眼跟在阎劲身后的云冬菱。
    “你们找到云秋柏了吗?”
    阎劲伸手把探出头的云冬菱推回去,“没有。”
    蓝嘉树点头,直接走进药店,闸门重新落下之际,他道:“异能者被咬也会变丧尸,要是下次看见我变成丧尸,给我来一枪痛快……”
    闸门‘哐’一声拉到底,落锁,阎劲轻应了声。
    几人重新上车,车子开动,气氛有些压抑。
    最不淡定的是汪乐,他看着自己满手血眼底全是燥意,扯来纸巾擦了又擦,“老大,你为什么要把他关在药店里?”
    言下之意是为什么不拿绳绑住他,不盯着他会不会变丧尸,会的话给他一枪。
    阎劲打着方向盘,“你和他有仇?”
    汪乐:“……”
    上次害他撞车算不算。
    阎劲没有再说什么,安静地开车。
    车子很快开到中心街区,他们一眼就看见破烂的街道上来来去去聚了不少人,和早上静悄悄的无人场景,俨然两个极端。
    好像突然间,之间躲起来不见了的群众,因为丧尸的消失,一下子全冒出来。
    他们正在被破坏的超市和各家店铺里进出,忙着捡物资。
    对这些没有异能的普通人来说,超市这些地方被打穿了,东西掉一地,最开心的就是他们。
    虽然只能在势力手里缝中捡一点碎东西,也满足了。
    田兴农他们看见越野车,走过来,朝围着超市方向的一伙人一比。
    “那伙人把这片区占据了,刚刚有个小喽啰来找我,说要和我们合作。”
    那群人看起来人数不少,还挺有组织的,有人监工,有人搬东西,几个看起来像话事人的男人抱着女人上下其手,猥琐地笑着。
    云冬菱看得眼也不眨,视线忽然被人遮住。
    阎劲盖着她眼睛,弯着手指轻挑她脸颊,将她脸转过来,“别乱瞧。”
    她才没乱瞧呢。
    云冬菱见阎劲和队员们谈事情,转了个身,无聊地踢了踢石子。
    地面不均匀地裂开,石子滚了几滚,就掉到缝里去。
    她又踢了一颗,这次弹得又高又远,直接弹到一个男人身上。
    男人被打中手臂,立刻捂着手转身,四下张望。
    云冬菱露出闯祸了的表情,转身就扑抱住阎劲,“妈妈。”
    阎劲一僵。
    瞪了眼一脸忍笑的队员,阎劲拉着云冬菱后退几步。
    压低声音,很认真地看着她道:“小菱,在外面不要这么叫,行吗?”
    云冬菱面露不解,学着他道:“……行、吗?”
    阎劲摇摇头,“在外面,人多的时候,不要喊……”
    他抿了抿唇,“不要喊妈妈。”
    人多的时候?
    云冬菱向四周张望,现在周围的人就多。
    所以“妈妈”不喜欢自己在人多的时候喊妈妈?
    云冬菱嘟了嘟嘴,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点头。
    今天出来得急,没给绑头发,小姑娘一头长卷发就这样披在身后,跑了一个早上,乱糟糟的。
    阎劲帮她把勾在脸颊上的发丝拨开,轻轻捏了下鼓鼓的脸颊。
    然后从口袋里拿出发绳,套在她手上。
    本来是准备空闲时再帮她绑头发,但现在人多,他担心小姑娘乱跑出事,还是把系了定位器的发绳给她圈在手上。
    “戴着别丢,晚点有空再帮你绑头发。”
    云冬菱捏着发绳上面的红色小珠子,看阎劲走过去和队员们商量事情,心想,他没让她跟着他,意思是她可以在这里玩么?
    云冬菱走开两步,蹲在地上捡石头抛着玩,阎劲看了眼,又转回去。
    见他没阻止,云冬菱开始捡石子,捡之后就跳到一块石头上,朝不远处的小坑抛着。
    一下,两下,三下……全投中坑!
    哇豁,她好厉害。
    云冬菱兴致勃勃地跳下石头,正准备再捡几颗来个三连,抬眼就见不远处一个年轻男人看着自己。
    那人指指她手中的石子,又比了比自己刚刚被打中的手,扬了扬下颌。
    云冬菱立刻把手中的石子藏到身后,一脸无辜地摇头。
    那人像是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愣了下,忽然就笑了,朝她招招手。
    “咦,老大你看,小菱那边跟人家聊上了。”
    郁书艺站的位置面对着云冬菱,一下子就看见动静。
    阎劲侧头,看着两个隔着大半远距离比划着的小年轻,面无表情道:“没事,小菱不会他……”
    刚说完,正比手划脚的云冬菱突然把手中石子丢掉,拍拍手向那人走去。
    郁书艺:“噗!”
    这就是所谓的,当场打脸么?
    阎劲:“……”
    阎劲把画了一半的路线图一把揣进裤袋,大步上前,伸手揪住云冬菱衣领,“去哪?”
    后领被人揪住,小姑娘短短的衣服下摆被扯高,露出一截白皙。
    阎劲的手立即松开,手伸她腰间伸出,快碰到腰又停住,侧了个身把她人挡住,眉头蹙起,脸上多了几分不耐烦,“为什么要乱走?”
    可是她没有乱走呀。
    云冬菱摇摇头,指着仍然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的年轻男子,然后拉拉他的手。
    这意思,是希望他让她过去和人家玩?
    要知道云冬菱醒来后,除了他就没黏过别人,连对她很好的郁书艺都不亲,怎么突然间会想亲近别人?
    阎劲稍稍回头,注视着向他们走来的男子。
    人很年轻,看着就是二十来岁的大学生模样,长得像块奶油,笑容黏糊,有什么好的?
    阎劲无视对方的示好,回头把云冬菱一揽,“走。”
    因为蓝嘉树的一席话,他们知道这里是昨晚邹小队和丧尸们打斗的主场。
    于是就出现两个新的问题,一是为什么丧尸都不见了,这个问题比较容易,让队员们向人群打听就行了。
    这些人这段时间都盘据在附近,肯定有人看见一些事。
    另一个,是邹小队其他成员去了哪里?
    听蓝嘉树说小队成员被丧尸咬伤,可见情况并不妙,可偏偏全都联系不上。
    每一个特别行动小组成员,不是军校出身的佼佼者,就是从部队里选拔`出来的好手,他们身上佩戴的武器,更是联盟最前沿的研究,件件杀伤力十足,若是落在有心人手里,很容易被拿去作恶。
    所以不管是为了找人,还是回收武器,他们都得抓紧时间找一找。
    今天只能留在这中心街区,尽可能搜找信息。
    简单吃完午饭,安排好任务之后,大家各处散开收集资料。
    云冬菱跟着阎劲,向一处聚集的人群走去。
    然而,这本来正在边吃饼干边说话的三五人,见到阎劲像见到鬼似的,不等他们走近,立刻拔腿就跑。
    他们向附近的人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