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武侠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 如何喂养一只小娇娇[末世] 第17节
    “我怎么觉得小菱不是记忆混乱,她就是把你当妈。”
    阎劲危险地眯了眯眼。
    郁书艺不怕死地继续发表意见:“就是破壳论啊,幼兽们在破壳后,会把第一个看见的对象当成妈妈,这是一种天性和本能,小菱心智退化,某个程度和幼兽差不多,她第一个看见你,自然把你当妈了。”
    阎劲忍无可忍,“闭嘴。”
    客厅安静两秒,突然不约而同发出笑声。
    面对阎劲的黑脸,其他人选择笑而不语。
    唯独田兴农这个嘴贱的忍不住,“哎呀笑得我脸痛,我说老大啊,被人叫妈妈感觉如何?”
    阎劲悄无声息从身上抽出小刀,正想飞一把给他点教训,抬眸见云冬菱惴惴不安地看着他,忍了忍,默默把小刀收了回去。
    末了瞥着他们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阎劲最后还是拗不过云冬菱,陪着她回房间去。
    可能是知道阎劲今天晚上压抑着脾气,云冬菱没像往常一样要他坐在床边陪她。
    进了房间,她就把人放开,自己乖乖爬上床,拉开被子,躺下去,把被子盖好,双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没过多久,自己就把自己哄睡了。
    阎劲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站了一会儿,听见床上传来平稳呼吸声,失笑地摇了摇头。
    他走到床边看着云冬菱,原本想看一眼就走,却在看见她脸上伤口时,顿住脚步。
    如果没记错,之前让郁书艺带她回房间睡觉时,还叮嘱她伤口要上药。
    可是现在,应该上好药的伤口竟然又裂开了,伤口正在微微渗血。
    他的手指轻点在伤口旁,他注意到小姑娘眼角和鬓边都有泪水干涸的痕迹。
    想来,是云冬菱做恶梦时擦眼泪动作太猛,把伤口弄破了。
    他站直身子,转身拿来药,又给她涂了一次。
    然后在她身边坐下,许久之后,确定她睡得安稳,才走出房间去。
    阎劲关上房门,卧室恢复了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怪风袭来,窗户忽然打开。
    今夜无星,连月亮也被薄云遮住,惨淡的月光照入房间,在云冬菱的床边投下一道高大的黑影。
    黑影走得很慢,他一步步靠近床,然后,在床边站定。
    良久,他抬起手,一道尖锐利器的反光晃过云冬菱睡得酣沉的脸。
    他五指成爪,向她脸上的伤口抓去。
    ……
    阎劲猛地睁开眼睛。
    身子像箭一样射出去,直直扑到云冬菱的卧室前。
    他迅速打开门,一眼看见窗户大开,天蓝色的窗帘被夜风吹得高高飘起。
    他快速来到云冬菱床前,定睛一看,登时眉头一凝。
    小姑娘睡得好好的,脸颊酡红,似乎正做着美梦,小嘴咂巴着。
    一切看起来很好很正常,可是正因为这种正常,才显得不正常。
    阎劲伸出手指,轻点在她白嫩光滑的颊肉上。
    不久前还残留在小姑娘脸上的两处伤口,忽然消失了。
    第13章
    阳光从窗口透入,暖洋洋地洒在床尾。
    云冬菱在柔软的枕头上蹭了蹭,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呆滞了几秒,慢慢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嗯……”
    小姑娘双手握拳撑开,发出睡饱的满足叹息,然后便精神十足地跳下床,鞋也不穿,牙也不刷地冲到门口,就要打开门。
    “咳。”
    卧室里响起了低低的咳嗽声。
    云冬菱手停在门把上,疑惑回头。
    穿着黑短袖和迷彩裤的阎劲正站在窗边,他双肘支着窗框,左手夹着一支未熄的香烟,回过头来。
    晨风吹起额前碎发,晃过深邃眸子,男人对着云冬菱浅浅勾唇。
    “早。”
    清风拂面,云冬菱闻到了窗外清新山茶花味,在此之外,还有一丝若隐若现的薄荷香。
    云冬菱向阎劲走过去。
    站到他身边,仰着小脸看他,“妈妈。”
    声音极轻,像是从喉咙底挤出来,带着依赖和孺慕。
    说完,她的嘴巴张阖,嘴里发出“兹……兹……”声,像是试图说什么。
    阎劲掐灭香烟,转过来站直身子,低眸看她,“早,zao早。”
    云冬菱就盯着他的嘴巴,一张一阖地跟着纠正发音,“za匝……扎……糟……早、早……”
    阎劲嘴角淡淡一勾,肯定地点头。
    云冬菱立刻笑弯一双圆溜溜的杏眼,“早!”
    小姑娘刚刚起床,一件米黄色卡通睡衣睡得皱巴巴,倾斜的衣领露出半边优雅锁骨,一头微卷头发也是乱糟糟,头顶上还竖着呆毛,看起来懵懂又天真。
    阎劲的手搭在那缕呆毛上,轻轻抚顺,“昨晚睡得好吗?”
    很好。
    非常好。
    一觉醒来身体都轻了!
    云冬菱用力地点头,对着他露出两个圆圆的小酒涡。
    阎劲若有所思地垂着眸,手在她发顶上又抚了下。
    洗漱之后,换了衣服的云冬菱跟着阎劲走出房间。
    队员们正在客厅谈话,见他们出来,一个个看过来。
    田兴农:“老大,小冬菱没事吧?”
    阎劲:“没事,外面怎么样?”
    田兴农:“我们正在说这事,英武早上出去看过,中心街区大半的路都毁了。”
    几个小时前。
    半夜三四点钟,不知从哪传来一道巨响。
    “轰”地一声,像是炸了大半个g市,把睡梦中的人都惊醒了。
    队员们本来就保持着高度警觉,感觉到情况第一时间聚到客厅。
    阎劲从云冬菱房间出来,从落门窗望向半空中隐约可见的冲天火光,面色凝重。
    他转身给出指示:“所有人换上装备,守着别墅,等天亮英武出去探探情况,没有我的指令,谁也别出去。”
    “了解!”
    前有陆旸带队夜袭,后有邹文昊设圈套抢人,如今外面弄出这么大阵仗,很难不叫人在意。
    若是其它势力火拼,那不关他们的事,他们现在要做的,是保护好云冬菱,保存好自己这支小队。
    这个世道乱了,一定要提醒十二分精神警觉。
    阎劲套上黑色露指手套,穿上特质背心,往腰上枪套装武器。
    云冬菱看他这举动,意识到要出去了,小跑过来,扯了扯他衣角。
    阎劲从身上拔`出一把匕首递过去,“带你一起走。”
    云冬菱便笑了,喜滋滋地捧着匕首,学着阎劲的动作,试图往自己腰间上别。
    可是她穿的只是一件普通的短袖,哪里有刀套?
    郁书艺见她拿着匕首对着自己腰间比划,看着眼角直跳,“老大,不要给她武器吧?我怕她把自己划了。”
    阎劲把绑在自己大腿上一个刀套解了,帮云冬菱绑在腰间,闻言头也不回地道:“小菱没你想的弱。”
    说完又朝云冬菱说:“拿着防身,用时小心。”
    云冬菱点头,嘴巴轻轻张阖几下,喉咙发出微哑的软糯声音:“……小、心。”“咦咦咦!”
    阎劲还没说话,田兴农立刻诧异地看过来,“昨天会叫妈妈,今天会说小心,小冬菱这是开窍了啊?!”
    他说着凑过来一张大脸,舔着笑说:“小冬菱叫声哥哥来听。”
    云冬菱的反应是皱了皱脸,直接避开他躲到阎劲身后。
    田兴农还想闹,又弯着腰看过去,“我,哥哥,会说吗?哥、哥。”
    “得了吧你,还哥哥,叔叔还差不多。”郁书艺翻了个白眼。
    田兴农立刻站直身子,“老子才29,没结婚,叫哥哥怎么了,云队和老大不也才27?”
    “是,老大才27,可他已经当妈了。”
    郁书艺掩着嘴笑,“你想当小菱哥哥,是想当老大儿子嘛?”
    所有人轰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