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科幻 > 阳间说书人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大结局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努力的说服自己,希望自己能接受白龙已死的事实真相,可死不见尸,也没人亲口告知我死讯,以至于我这些年仍旧是心存幻想,盼着有朝一日,白龙能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可如今龙晒衣出现了,不但出现了,还亲口告诉我了白龙已死,这……
    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我妈和我说,让我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她去市里买东西,只要我听话,回来就给我买好吃的。
    我为了这一口零食,就果真老老实实的在家等着,可老妈回来却告诉我她忘记买了。
    没错,就是这种失落感,真的让人很难受!而且更多的还是不甘!
    我们沉默了许久,我追着问道,“那山里的秘密呢,你都看到了什么?又带出了什么东西?你现在都在干啥?”
    对此,龙晒衣摇了摇头,“不能说,不可说,不想说。”
    “你不想说就不说啊?孙贼,你是一点没把我放在眼里啊!老子我为你,出生入死多少次,你现在和我说这个?咱哥们还是不是兄弟了?”
    老彩瞬间炸毛了,可龙晒衣却毫不在乎,转头看向了我,“哥,在和你说件事,我把光头杀了……”
    “啊?你杀了光头叔?!”沅芷瞪大了眼睛,龙晒衣淡然一笑,“我没你们这么善良,他屡次三番想要杀我,我凭啥不能杀他?哪怕是到最后就剩咱们几个人了,他还想杀我?这说明他压根就没把我当做兄弟,我不杀他杀谁?”
    “不是,那个……头儿哥已经死了,他往后余生只能留在山里,你又何必杀他啊?”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小气,他想杀我,我就必须杀他。”说罢,龙晒衣从口袋里面,拿出两个小孩玩的弹珠,“哥,我跟你做一笔买卖,咋样?”
    “啥买卖?”
    “我把光头杀了,临死的时候,也喂他吃了一粒树籽,死后他化作了一棵树,和三爷永远的留在了那里,不过我这几年游三山,逛五岳,认识了不少朋友,也打听到了不少消息,原来那种树叫做茨瑜,人若服下树籽,尸身就会化作参天大树,魂魄则是会被封印在大树之内。”
    龙晒衣顿了顿,“知道这件事之后,我这段时间又返回了一次那里,用了一些小法术,总算是把他们二位的魂魄取了出来,现在就被我封印在这两颗小珠子里面。”
    “真的?!”
    沅芷顿时一惊,连忙上前就要去拿弹珠,不过却被龙晒衣反手推了回来,弹珠也收了起来。
    “没骗你们,二爷和三爷真的在里面,就是可惜了,他们在山里当了太久的树,魂魄也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再加上我强行取出魂魄,导致他们以后也只能呆在珠子里面,带在至于轮回转世……唉!一切就要看二人的造化了。”
    说罢,龙晒衣又看向了我,“哥,咱们做笔买卖,我的事情你别问,你只管把魂镜和匕首给我,然后我把他们的魂魄还你,咋样?要不你们商量一下?”
    我看了一眼沅芷,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再且,以我们之间的关系,龙晒衣若是非得要不可,我们也不是不能拱手相送,只是我想知道事情真相罢了。
    沅芷解下魂镜放在了桌子上,随后就去光头的房间去取匕首。
    当年光头和烟柳杀我不成,反倒是把匕首留了下来,之后我们怕光头再对我动杀心,所以就把匕首留了下来,一直到现在。
    回到京城之后,沅芷也把光头的房间弄成了灵堂,而这把匕首,也被我们一直供奉着。
    不多时,沅芷拿着匕首走了回来,龙晒衣装好两件东西,我眯了眯眼睛,看了看龙晒衣腰间的软玉鞭,“小白,当年你说过,要和我要三件东西,这第三件东西不会就是软玉鞭吧?”
    龙晒衣点了点头,“嗯,我需要这三件陨铁,你们别问,我自有用处。”
    “唉,行吧,那你……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
    “没有,你们以后别再找我就行了,也别让人打听我的消息,还有!山里的事情,不要再和任何人提起。”
    “那你……”
    “我这就要走了,你师傅在等我,时间不多了。”
    说罢,龙晒衣放下两颗弹珠,转身就要走,我连忙起身,“等一下,你说我师傅?你认识他?”
    “五年前认识的,当年还真得多谢你师傅了,要不是他出手,只怕我当时就死在山里了。”
    我顿时一愣,合着当年是我师傅帮着小白出来的?怪不得这小子比我们还快呢?
    可既然是我师傅出手了,那为什么他不和我见面呢?他们二人又到底在干什么?
    “对了,哥,再送你一样东西。”龙晒衣放下背包,翻找了一会,就把三癞子用过的那把绿松石烟袋锅拿了出来,“这是我在山里捡到的,你们就当留个纪念吧。”
    我小心翼翼的接过烟袋锅,龙晒衣也对我抱了抱拳,“哥,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大恩不言谢!咱哥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再见!”
    说罢,龙晒衣转身就要走,老彩也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小白,咱们兄弟……”
    “彩爷,别问,咱哥们还能再见面,但你要是问了,咱哥们这一别就是永别!知道太对对你们没好处。”
    “这……唉!罢了,随你去吧,有啥需要的,随时给我打电话,哪怕千里万里,你一个电话,哥们就到。”
    龙晒衣拍了拍老彩的肩膀,意味深长一笑,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们几个人走出门外,目送着龙晒衣远去,五年不见,曾经的少年如今也多了几分沧桑与落寞,举手投足之间,也不似当年那般意气风发。
    天色渐晚,龙晒衣的身影越走越远,渐渐地消失在风雪当中。
    关上了门窗,老彩去酒架上拿了一瓶茅台,又拿了两个杯子,自顾自的倒起了酒,“唉,人生啊,就是这么操.蛋,他娘的,说走就走,得儿,就剩咱哥们了,以后还是咱哥俩喝酒。”
    我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沅芷不满的瞪了我一眼,“你少喝点酒,再这样以后就不让彩爷来了,他一来,你们就喝个没完。”
    老彩陪着笑脸,“嗨,嫂子,你瞧瞧你,这么大个老板,一点格局都没有。”
    “边儿玩去,没空搭理你。”沅芷拿起烟袋锅,转身向光头房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唉,他们两个人呀,以后呆在珠子里面也好,还是轮回转世也罢,我先把这些东西供起来,你们慢慢喝吧。”
    看着沅芷去房间里面忙乎,三癞子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张爷,刚才的故事我还没说完呢,你猜我听到那几个树怪说啥了吗?”
    “哦?说啥?”
    “我听他们说啊,原来这天地之间,还有一个叫做无定乡的地方,你知道无定乡是啥不?”
    我摇了摇头,老彩抿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这半年查了一些资料,相传,这无定乡是一个无根小岛,漂浮在天地之间,随风漂流,根本就没有一个具体的位置,但是上古时期,神魔大战之时,就有这么一批神魔,他们为了躲避神魔大战,便握手言和,一同找到了这个无定乡,并隐居此处。”
    “而进入这里的人,他们还定下许多规矩,若是想要进入无定乡,就首先要放弃杂念,禁制武力等等,而进入的方法也很简单,只需要寻来龙涎香,制成三炷朝天香,带着这三炷香去泰山之巅,焚香三柱,向东北叩拜,便能看到无定乡的大门。”
    “你是说……那个地方就是这个无定乡?里面住着的,都是上古时期的神魔?”
    “这个……咋说呢?”老彩挠了挠头,“你还记不记得,今年下半年的时候,我跟你借的那笔钱?”
    “记得……哎不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当时你可说了,年底就还钱,这他妈都过完年了。”
    “哎哎哎,别闹别闹,说正事呢,你还差那几百万?”老彩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其实我当时就是去买龙涎香了,然后还亲自去了一趟泰山之巅,可是呢?我那几百万都他妈烧完了,也没看到无定乡啊?哎呦喂,可把我心疼坏了,这他妈都赶上烧钱了!整个泰山让我弄得啊,那叫一个香啊!”
    我苦笑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不想才怪了,那可是龙涎香啊!
    “那内个地方,也不是无定乡?”
    “这个……嗨,咋说呢?反正我没想明白。”
    我低头想了想,“其实我这五年也一直再查,我怀疑那里有可能是上古时期,失落的两大仙岛之一。”
    老彩听我说完也没说话,端起酒杯“滋”了一口,“算了,甭琢磨了,人家都走了,还啥都不说,咱们这么研究也研究不出来啥玩意,还是那句话,拿得起,放得下,看开点吧。”
    我笑了笑,老彩说的在理,最起码我又看到了龙晒衣,光头和三癞子也都回来了,我心里的这点执念也算是放下了,至于那些秘密……
    罢了,正如老彩所说,拿得起,放得下,看开了!
    我俩正说着话呢,就只听光头的房间里面“咣当”一声响,我和老彩连忙冲了过去,就只见沅芷倒在地上,旁边还有一把断腿的椅子。
    老彩连忙上前去摸沅芷的脉象,我也立刻上前搀扶,“咋了沅芷,摔着了?”
    沅芷却捂着肚子,疼的直冒冷汗,“唉……不行不行,别动我,我肚子疼。”
    “怎么还肚子疼了?”沅芷不让碰她,我也不敢动了,连忙拿出手机打120。
    我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了一眼老彩,见他还在那装腔作势,我不耐烦的踢了他一脚,“别闹了,你啥时候还学会医术了?”
    “谁和你闹了?我这两年刚学的,正好,拿你媳妇练练手。”
    “玉梵,你先别打了,我……我好像没事了。”我电话还没接通,沅芷忽然开口说道。
    我缓缓放下手机,“真的没事了?”
    “嗯,没那么疼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我正擦光头叔他们的牌位呢,凳子就坏了,然后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就跑到我嘴里了。”
    闻言,我连忙看了一眼神龛上的两个弹珠,还好,这俩东西还在。
    我这边刚刚松了口气,那边一直摸着沅芷脉象的老彩突然怪叫一声,“哎呦喂,张爷,给您道喜!”
    我被老彩吓了一跳,差点就把手机给扔出去了,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老彩咧嘴一笑,“张爷,这次真给您道喜了,你媳妇怀孕了,还是一对双胞胎!”
    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υip)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