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穿越 > 真千金她法力高强 > 真千金她法力高强 第92节
    而她并不在意长生殿君,只是望着季元白不发一言。
    季元白心中微动。
    她这样的神情倒叫他实在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想起来。
    正要说话,一丛风雪扑过,虚影蓦地消散。
    季元白眉眼微垂,视线落在长生殿君身上时,眼底幽深地卷起风暴,双手抬起,仿若山河皆为之一颤,天地间似有万人恸哭,颤人心弦。
    他身上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变化。
    一抹玄色纠缠,极具现代风格的灰白衣裳登时换做玄色宽袖长袍,衣边绣着厚重的暗红色花纹,繁复又精致,短碎发倏然垂成锦缎似的乌发,一丝不苟地束在头顶。
    召来真身,季元白知道规则很快就会降下天劫以示惩戒。
    他一秒也不浪费,风雪更胜,凝神力为剑,再次同长生殿君缠斗到一起,速度快得只剩残影。
    处理紧急事件离开的与会众人此时已经无暇关注了。
    雪峰上空雷云滚滚,轰鸣不断,天劫酝酿中,季元白仍然不管不顾,一心只和长生殿君交手。
    迅速积聚的劫雷毫不留情地劈下。
    季元白身形一颤,动作凝滞半秒再次提剑进攻,竟是不死不休的架势。
    长生殿君张狂大笑。
    “枉你身为冥神,为这天地与我殊死一战,你家天道却不领情,还要使天劫惩罚你。天道无情,你又何必为它卖命呢?!”
    “无你无关。”
    季元白眉目沉寂,悲喜不辨,连抬头看一眼都不曾,始终盯着长生殿君,没有片刻分神。
    长生殿君震怒,手握一把造型奇特的武器全力砸向季元白。
    眼看劫雷要再次落下,脚下的雪峰忽然震颤。
    昆仑山深处传来一声清脆的龙吟,那声音隔着厚重的山岩从四面八方传来,渺远悠长,跨越万载的岁月,季元白听见了揉碎在龙吟中叹息般的声音。
    “……季元白。”
    被叫到名字,季元白微怔,如断线的木偶般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声音和苏黎八分相似却又仿佛孑然不同。
    酝酿后的第二道劫雷再次落下,一只仿若冰雪雕刻而成的手举重若轻地挡回去,随手挥开,那雷云居然几秒之内便消散无形。
    长生殿君双目怒瞪,死死地盯着出现在季元白身后的女子。
    祂长着和苏黎九分相似的脸,却又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银白的长发被风雪掀起,素白的衣衫十分单薄,整个人仿佛和冰川雪顶融为一体。
    眉似远山黛,唇点三月樱,祂面上漾开笑意,又成了这冰天雪地间唯一的亮色。
    “迟到万年之久的自我介绍。”
    祂说着话一步踏上前与季元白并肩,歪头看他,又是一笑,手放在他肩头拍了拍,将他召来的冥神真身送走,这才不紧不慢地继续说:“少媝,这是我最初来这个世界时的名字。”
    季元白手中神力所化的剑随真身离去而消弭。
    “你想起来了?”
    “是啊,”祂眉眼弯起季元白记忆最深处熟悉的笑容,“如你所说,功德圆满,水到渠成。”
    神族威压骤然如泰山压顶。
    长生殿君之前的张狂肆意已经消失殆尽,本就不符合这个世界大众审美的脸更是愤怒到扭曲。
    “归位?你竟然在这个时候归位?!”
    它宣战之前已经确认过了,只需百日,就可以在全世界各处打开百万道时空裂缝,而真身也可以借此彻底降临这个世界。
    届时地灵神百世轮回劫还没完成,冥神又无法离开冥界。
    这世界还不是任他搓扁揉圆。
    可谁知道幽冥之主硬扛天雷也要和它打,被它重创的地灵神转世灵童还特么突然冒出来,直接成功回归神位了。
    “那只能怪你自己啊。”
    少媝轻笑。
    “人界有句俗话,叫做反派死于话多,你又是敷衍应战,又是嘴炮攻击的,浪费多少宝贵时间,现在我散尽功德收集信仰之力又强行归位都成功了。你要是早点把他摁死,也不至于现在落到我手里。”
    说着她右手微抬,一簇流光钻进手心,倏然化为雪色长剑。
    “百日之约我来了,你,做好觉悟了吗?”
    碧落欢呼着,在时隔万年之后,终于又能和主人并肩作战,对手居然还是万年前那条老杂鱼。
    呵呵。
    它心想,等着吧,小爷我这次定要把你削成108刀生鱼片!
    少媝手执碧落,迎面而上。
    ***
    半个月后。
    境内最后一只怪物紧接着步了长生殿的异生物的后尘哀嚎倒地,彻底绝迹。
    再接着便是安抚受难者家庭,清理街道建筑,重建重修,政策解锁,人们又恢复到从前的生活,上学的上学,社畜的社畜,从开始的心有余悸到逐渐从容淡定。
    人世再次焕发生机,至于人道主义的国际救援就不那么关普通人的事了。
    和于小卉约定回归的星期走到了尾声。
    小洋房里里外外在之前避难的人们离开后也彻底打扫过一次,被踩坏的瓜果蔬菜都丢掉了,于小卉重新撒了应季的种子。
    那些心怀感激和歉疚的人们在之后陆续送来不少礼物,不由分说地放下就走。
    于小卉没办法,只能好好收下。
    天快黑了,厨房灶上炖着汤,尝咸淡时掀开盖子,浓郁鲜香的汤味在鼻尖打转。
    她把汤端到一旁晾着,忍不住望向大门口。
    “天都黑了,怎么还不回来。”
    话音才落,视线透过玻璃窗看见推开大门走进来的苏黎,于小卉连忙转身走到大门口。
    苏黎踏上台阶,张开双臂把她抱了个满怀。
    传统使然,国内父母对于孩子的爱向来沉默内敛却又甘于无私奉献,常常吝于表达。
    于小卉被苏黎抱住,十分不习惯,表情嗔怪。
    “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啊。”
    苏黎笑眯眯地放开她,又挽起她的手臂往屋里走:“就是想郑重地告诉您一声——妈,我回来啦。”
    大门没关,母女俩交谈的声音渐渐消失在门后。
    “汤都好了,饿不饿,先吃饭吧?”
    “好,我今天要吃三碗!”
    “吃多少都行。”
    ……
    小洋房大门外,钟离望着屋里透出的暖光,轻轻笑着,转身瞧见张海洋站在不远处等她。
    相携的背影消失在马路尽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