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温酒咬梨 > 温酒咬梨 第81节
    读研跟读本科很不一样,老师很少将一堂课讲完,每节课基本上都会跟学生交流互动,萧梨每天要看大量的论文。
    并且法律专业课程很多,正好温之应也忙,不至于让萧梨觉得她因为学业而忽略了温之应。
    两个人不忙的时候,待在一起腻腻歪歪,忙的时候就各自忙自己的,有时候温之应出远门出差,萧梨会跟他打着视频,她在这边学习,他在那边忙工作。
    这样反而让萧梨学习效率提高,动力满满。
    并且不会觉得孤单,温之应在视频那一头陪着她的。
    时间悄然转至年底,又是一年雪季。
    萧梨的生日是每年腊月十八。
    去年因为温起山在那段时间病逝,萧梨没过生日。
    这一年萧梨也没大办。
    生日派对取消,也没请什么朋友。
    只跟温之应一个人过。
    在明大附近的箐竹小区。
    公寓不小也不大,装点了许多只粉色气球。
    气球是温之应布置的,生日蛋糕也是他亲手做的。
    蛋糕上插着一支数字是“24”的蜡烛。
    “恭喜你,又长大一岁。”温之应点完蜡烛,对萧梨道。
    萧梨“呜”了声,“变老了。”
    温之应正准备安慰她,小姑娘喃了声:“不过再老也不会有你老,还能接受啦。”
    “……”
    男人叹息笑了两声, “吹蜡烛吧。”
    “还没许愿呢。”
    萧梨说:“去把灯关啦。”
    温之应关掉灯。
    小公寓暗下来,只剩下一簇橘黄色的亮光。
    烛火跳跃,两道身影被打在墙上,一高一矮,一宽一瘦。
    萧梨抬眼望望对面的人。
    光线昏暗,那人眉宇疏隽,相貌堂堂,气质成熟。
    十八岁那年,她许的生日愿望是嫁给他。
    幸运地实现了。
    时光匆匆,一晃六年过去,她即将二十四岁。
    她今年生日愿望许什么呢。
    萧梨贴到温之应怀里,抱住他的腰。
    “不是要许愿?”温之应低笑了声,圈着她的背。
    “我觉得我已经很满足了,想要的都有了,不知道许什么愿望。”萧梨声音里透着一点苦恼。
    那么好那么优秀的温之应,如今身和心都是她的。
    萧梨实在是个没有野心的人,她觉得在拥有温之应喜欢的那一刻,就拥有了全世界。
    温之应笑着:“没有大愿望,许小愿望也行。”
    “小愿望?”
    萧梨脑洞一开,下巴磕着温之应胸膛,声音从他怀里发出来,“那,许愿给你生个宝宝?”
    “……”
    “倒不必,你还小。”温之应揉她后脑勺。
    “二十四还小呀?你更不小了,都三十五了。”
    “……”
    温之应无奈勾了下唇,压下头亲她,“这其实不用许愿。”
    他亲着不放,“靠行动。”
    萧梨脸一红,推了推他,“还没吹蜡烛,吃蛋糕呢。”
    温之应松开她。
    萧梨凑到蛋糕面前,双手交握,闭上眼睛。
    她知道许什么了。
    许……
    萧梨和温之应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长伴到老。
    “呼。”萧梨吹灭蜡烛。
    壁顶的灯被温之应打开,重新灯火明亮。
    外面飘起蒙蒙细雨,夹着薄薄的雪花。
    萧梨双颊氲着红,趴在温之应怀里吐气如兰。
    迷迷糊糊要睡着时,她声音软绵绵地:“我爱你。”
    脸颊贴着他,乌发垂落,铺在温之应胸膛两侧,他卷起一丝把玩,黑眸深了分。
    看了会怀里的人,在她白皙的额头落下一吻,声浅,温沉:“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