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耽美 > 弱者沦为玩物【末世】 > 分卷阅读31
    全然看不出上一刻施手的狠厉。只是这一回,任他细细揉弄了好一会儿,接连数次生生中断了高潮的阴茎还是蔫了吧唧的,始终无法再抬起头来。
    多次干高潮带来的快感太过强烈,宁远意识都浑浑噩噩的,雾气迷蒙的眼睛几乎看不清眼前的景象,所有东西都产生了多重幻影,叫人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当男人停下无用的套弄,往性器之下的隐秘地方摸去时,一股凉气自尾椎骨直窜上头顶,身体反应甚至比理智还要快,让他猛地脱离了那种混沌的状态,意识到对方即将要做的……
    “不……”他虚弱地攥住高锋的手腕,脸颊上尽是湿漉漉的泪痕。
    “求我。”高锋冷淡地说。
    宁远睫毛微微一颤,挂着上面的泪珠便如枝头上的雪花般抖落,一双薄唇被咬得发红,残留着明显的齿痕,颤颤地张开,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
    见他不肯就范,高锋也不生气,径自将手伸进了最隐秘的腿心。
    因为姿势的问题,那地儿被半褪的裤子紧紧勒出了骆驼趾形状,两边肉峰饱满,中间一道深深的沟渠,一直延伸到了股沟处,浅色布料上还印着一大滩可疑的湿濡水迹。
    高锋两指并拢,抵在滚热湿烫的肉缝上,轻轻一搔,那屄儿登时像活了过来,两瓣滑腻的花唇夹着薄薄的布料,如同一张会呼吸的鱼嘴儿,一翕一张地吐出水来。
    高锋一手在前揉弄他肿胀的囊袋,顺势挡住陈老板往后探的视线,一手在后托着结实的肉臀,修长两指几乎埋没在肥腴的唇肉里,从指头到指根都被溢出的淫水完全濡湿了。他屈起手指,粗大的骨节抵在凸起的肉蒂上,用力一旋,前头那根萎靡的男根瞬间抖擞地抬起了头。
    宁远喉中闷出了一声呻吟,随着男人的动作下腹越来越燥热,那种酸胀的快意太过熟悉,以至于他都想象出自己即将在对方手里达到第六次干高潮的场景。
    他垂眼看着腿间再次勃起的男根,心中一片悲凉,战栗般的快感却越积越高,性器涨到近乎发痛,有种逼人的尖锐感。
    恍惚间,宁远克制不住地抽泣了一下,像是被逼到绝境的幼兽呜咽声,再也无法承受更多了。他嘴唇哆嗦得不成样子,在快感临近顶峰的时候,终究,还会说出了那两个字:“……求你。”
    高锋露出一点满意的笑容,两指隔着布料,擒住充血肿起的阴蒂,炫耀胜利一般摇了两下,感受到嫩屄口顿时涌出一大股热烫的淫水后,才抽出来,在发颤的白嫩腿根上擦了两下手,撇掉沾上的水渍。
    他从茶几上抽了一根烟,一边拒绝凑上前准备点烟的性奴,一边朝怀里抖得不行的人说道:“点烟。”
    那人抬起头,满面泪痕的模样实在是太狼狈了,深色的瞳孔里没有一点焦距,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
    在高锋承诺让他射精的蛊惑下,他大敞着两条白皙笔直的大腿,一根紫红色的男根直挺挺地翘着,几乎贴在了小腹上,下面还坠着两颗异常鼓胀的囊袋。他身上没有半点力气,差点连打火机都拿不住,仿佛随时会从手中掉落,颤抖的指头滑了好几次,才总算打上了火。
    那火焰离着烟还有段距离,高锋也不介意,亲自凑上去,点燃了一点星火。呼吸间,一口白雾喷洒在宁远的脸上,让那双完全失神的眼眸溢出了最后的泪花。
    粗糙的手掌再次抚上硬胀的性器,这一次,高潮来得畅通无阻,快感像是罂粟花的提取物,甘美又浓烈,充满了致命的毒性,让宁远有种直上云端的晕眩感。
    “哥哥?”
    阮蓝天闭着眼睛,茫然地站在原地,始终得不到宁远的回应。
    他有些委屈地瘪下嘴,明明已经闭上眼睛了,为什么哥哥还是不肯理自己……他不敢睁开眼睛,陌生的环境也让他不敢大声叫唤,声音小小的,却又无比固执,像极了雨夜路边纸箱里呜呜叫着请求人收留的幼猫。
    “在干嘛呢?”何启文没有看上那些性奴,窝在沙发里抽烟,见阮蓝天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角落里,便生出些别的心思。
    不是哥哥……阮蓝天像只兔子般动了动耳朵,认出不是宁远的声音,皱着小脸说:“你看见我哥哥了吗?”
    何启文挑了下眉,看着不远处被高峰搂在怀里裤子都脱了一半的人,说:“你哥哥啊……他好像去别的地方了呢。”
    阮蓝天不解地歪了歪头,“去了别的地方?”
    “嗯,要我带你去找他吗?”何启文说。
    阮蓝天这些天被‘欺负’怕了,虽然没有想通其中的蹊跷,但下意识也不愿意跟对方走,摇了摇头说:“不要……”
    何启文见他如此诚实,不由得笑了一下,他长相斯文,穿着衬衫黑裤,单看外表像个年轻的大学教授,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满肚子坏水的混蛋,“这样吗,见不到你哥哥也没关系吗?”
    “那……”阮蓝天顿时犹豫起来,圆溜溜的眼珠在薄薄的眼皮下转了转,“……你会打我吗?”
    何启文险些笑出了声,原先他不过是贪恋这傻子一张脸和他的屁股,这会儿,突然觉得这小傻子倒也傻得有点可爱,心情愉悦地说:“不会,我保证。”
    阮蓝天听到他的保证,就真的以为对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