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耽美 > 都是炮友争什么 > 分卷阅读116
    进了姜远的裤子里,隔着内裤揉着姜远的肉穴。
    被操的烂熟的婊子逼经不起逗弄,很快就流出了水。
    周慢隔着后视镜看见了淫靡的场景,压着限速线往家里开。
    舌尖卷走肉唇褶皱上的水色,敖望将舌尖往里钻,熟练地挑逗着姜远的敏感点。
    他在姜远的大腿上留下齿痕,忍不住喃喃道:“真想把你藏起来……”
    偶尔连最温和的周慢都会有这样阴暗的想法产生,更不用说其他人。
    不过他们也十分清楚如过这样做会产生什么代价,姜远这人心高气傲,乐意自己雌伏,却不愿意被迫。
    姜远嗤笑道:“我把你们绑起来还差不多,然后挑一根用。”
    他还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五个人被反绑在椅子上就像自动按摩棒让他挑选的场面,别说好像还真不错?
    “就你那贪吃的程度,估计钉在一根上就下不来了,轮到后边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敖望哼哼,道破了真相。
    如果要姜远来他怎么可能会雨露均沾,估计是在一根鸡巴上就高潮的停不下来,等他手脚发软的去骑下一根,黄花菜都要凉了。
    姜远不可置否,用腿夹着敖望的脑袋,任由体内的那根舌头进的更深。
    等周慢把车开到家的时候,姜远已经在敖望的口活里高潮了一回了,只是那水都被塞子堵着,在不断走动的过程里顺着边缘溢出些,将裤子一点点濡湿,从外边看跟失禁没两样。
    一想到后者其他人可是更兴奋了,幸元竹今天没穿女装,抱着姜远丢在了超大沙发上,迫不及待地脱了姜远裤子,拔了小巧的塞子,看着里面淫水争先恐后地从肉穴里流出,骚肉因为快乐而隐隐抽搐着。
    敖望是个藏不住话的,将姜远又被邀约的事说了,几个人玩的更疯了。
    家里有个姜远专属的吊床,姜远被放上去的时候就知道今天要被轮奸个爽了,他咬着林知白裤链吃吃地笑,没见一点不乐意。
    这吊床限制了姜远的活动,让他下半身跟被壁尻了似的,只能张着腿任由人操弄两个穴,前边的手和嘴也没能闲着,成了抚弄男人鸡巴的存在。
    他前边的洞刚被插完,被扩张到极致的肉洞一时半会儿合不拢,蠕动着吐出精液,后边的屁眼又被大鸡巴造访。
    肠肉谄媚地吞吃着凌青淼的大鸡巴,嵌了珠越发显得粗大可怖的肉棒将肉穴口磨得通红,飞溅出的淫液和前边的骚水混在一起,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
    姜远被操的有些痴了,他的脸被捧了起来,舌尖被人尽情吮吸,完全一副被鸡巴满足的骚态。
    大学生活也是这么精彩纷呈呢。
    番外之外的小番外。
    姜远是个很要强的人,在学业和做爱之间,他会自己找各种兼职维护开支。
    某些体育项目其实是比较花钱的,因为包训练场地需要钱,找指导老师也需要钱,姜远一直在其中取舍,选择适合自己的。
    因此他拿到那些限量款的器械和拥有场馆长期vip卡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欢喜,而是有些难以承受的压力。
    他似乎还是没学会怎么接受来自亲近的人传达的好意,思索着如何偿还又不想让关系变质。
    周慢和凌青淼:“家长宠爱自己的小朋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林知白和幸元竹:“我们之间不需要见外。”
    敖望:“宝,要是你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你可以在床上叫我爸爸。”
    姜远:?
    其他人:……好主意。
    *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辛弃疾。
    【作家想说的话:】
    番外,这本正式结束啦!